伊朗将军之死引发链式反应

据《卫报》报道,英国首相约翰逊对特朗普感到愤怒,因为后者没将杀死苏莱曼尼将军的决定通知他,或在伊拉克驻军的其他盟友。刺杀是由美国人实施的,但无疑将把所有身处伊拉克乃至整个中东的欧洲公民和军队推到风口浪尖。

“我们准备对美国施以猛烈的报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哈米德·萨克海利将军宣布,“美国驻波斯湾、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军队,就在我们的打击范围内。”

据英国《卫报》报道,在伊拉克总理签署这一法案前,投票结果不会生效;目前尚不清楚伊拉克看守政府是否有权结束与美国军方的关系。

1月7日,苏莱曼尼的灵柩在其故乡克尔曼市下葬,参加葬礼的汹涌人潮中发生了踩踏事故。

美国:如果不能友好“分手”,伊拉克就要面对前所未有的制裁

舆论战进入白热化

《卫报》称,伊拉克将采取任何必要的法律行动,迫使美国在未来几个月里离开。几乎没有人怀疑这一点。事实上,“驱逐”法案正是由伊拉克总理阿迪勒·阿卜杜勒-迈赫迪起草并提交议会的,他毫无疑问会支持它。

英国政府发言人称,约翰逊准备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一起,和特朗普讨论这些问题。

“如果他们真的要求我们离开,如果我们不是在非常友好的氛围里这么做的,我们将对他们施以前所未有的制裁。”特朗普补充道,“和这样的制裁相比,伊朗受到的制裁都会显得温情脉脉。”

《卫报》称,欧洲人一直试图说服伊朗遵守2015年核协议的条款,但特朗普使美国退出了该协议,再次对伊朗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伊朗则逐渐放弃了对协议部分条款的遵守。

5日,伊朗召见了在德黑兰代表美国利益的瑞士公使,抗议特朗普针对“52个目标”的威胁。路透社称,特朗普的威胁成了伊朗人的战斗口号,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纷纷转发:“参加我们文化遗产的葬礼。”

“像IS,希特勒……他们都仇恨文明。”伊朗信息和电信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阿扎里-贾赫罗米在推特上称,特朗普“很快就会了解历史,没有人能打败伟大的伊朗民族和文明”。

2019年7月,伊朗军队在霍尔木兹海峡扣押了一艘悬挂英国国旗的油轮。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在2020年1月4日宣布,他命令英国海军陪同所有悬挂英国国旗的船只通过霍尔木兹海峡。

伊朗及其合作伙伴怒吼着要复仇。美国的盟友则大多保持沉默,以免被置于口之下。

RT指出,在伊朗和整个中东地区,苏莱曼尼将军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在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培养了武装力量。1月3日,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他与该国一名重要的民兵领导人一起,被美国无人机发射的击中身亡。

英国路透社报道称,1月5日,以美国为首的驻伊拉克和叙利亚联军宣布,将暂停在这两个国家打击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暂停训练当地武装力量。路透社称,美军在伊拉克目前驻有约5200人,在叙利亚东部有约1000人。

他不是在虚张声势。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抱怨,欧洲盟友的反应“没帮忙”。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他说:“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都得明白,我们所做的,也是在拯救欧洲的生命。”

美联社报道称,1月5日,与伊朗关系密切的伊拉克武装组织卡塔伊卜真主党警告,从当晚开始,驻扎在美军基地的伊拉克部队应与美国部队保持至少1000米的距离,以免被当成“人肉”。

改革派政治家萨迪·哈拉兹对法新社说,在1989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创始人霍梅尼的葬礼之后,他还没见过如此规模的人群。

欧洲诸国胆战心惊

美国《纽约时报》评论称,欧洲人没有明确批评特朗普的决定,但也没有哪个欧洲国家对苏莱曼尼的死表示赞扬。欧洲各国强调,自己的公民、军队和利益面临更大风险。

议会投票结果是170票赞成驱逐,0票反对。但法新社称,伊拉克议员们在此问题上的分歧远比投票结果显示出的大。

法新社称,什叶派一直在努力推动驱逐行动,但逊尼派和库尔德人希望美军留下。

“增进与邻国的友谊和国内团结,是保护我国安全的最好礼物。”伊朗总统鲁哈尼的高级顾问埃塞梅丁·阿什纳在推特上写道。

伊朗人愤怒了。伊朗外长扎里夫谴责“针对文化遗址的行为是战争罪”,宣布“美国在西亚的邪恶存在已走向终结”。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表示,1月3日下令杀死伊朗战功显赫的将军卡西姆·苏莱曼尼,是为了防止战争。然而,美国无人机射出的“地狱火”引发了一系列后果,可能改写整个中东的历史。刺杀事件产生的影响似乎越来越大,远远超出了美国的控制能力。

特朗普下令在伊拉克领土上展开“定点清除”行动后,伊拉克议员们1月5日进行投票,要求政府赶走美国在伊拉克的驻军。该法案措辞强硬,要求政府“中止在伊拉克领土上的任何外国存在,禁止外国军队以任何理由使用伊拉克的领空、领土和领海”,但没有给出时间表。

在伊拉克,美国的这场袭击被视为对国家主权的侵犯。据美联社报道,1月5日,伊拉克外交部宣布已召见美国大使。

▋综合编译 袁 野

欧洲人还在努力保障霍尔木兹海峡通航。世界上约三分之一的油轮使用这条水道,伊朗曾威胁关闭这片狭窄的海峡。

CNN援引分析人士的发言称,伊朗的报复几乎不可避免,美国官员预计,伊朗在几周内就会采取行动。目前,双方的言语交锋已经白热化。伊朗国家电视台公布的视频显示,1月5日,伊朗国会议员们聚集在会议厅,齐声高喊:“美国去死!”

发布时间:01-0816:49中国青年报社

“不能允许伊拉克陷入混乱,当然也不能任其被极端分子控制。因此,目前在打击IS的战斗中不能松懈。”在一份声明中,德国国防部长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说。

在伊朗,美国的袭击被视为战争行为。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军事顾问侯赛因·德汉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伊朗的回应将包括攻击“美国军事目标”。

据伊朗ISNA通讯社1月8日报道,当天早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勇敢的战士们成功发起了代号为‘烈士苏莱曼尼’的军事行动,向恐怖分子及美国侵略者所在的基地发射了数十枚地对地”。

据法新社报道,特朗普在伊拉克议会投票的当天警告,驱逐美军可能带来可怕的后果。

美国的欧洲盟友因苏莱曼尼之死忙作一团。《卫报》称,他们一边为自己在中东的军队是否安全担惊受怕,一边抱怨没得到关于袭击的任何警告。

同时,伊朗表示,如果取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保证该国的利益,伊朗仍可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继续合作,并恢复核限制。美国的制裁对该国经济的打击尤为严重。

议会的328名成员中,许多代表伊拉克少数族群库尔德人和逊尼派穆斯林的议员既未出席会议,也没投票。占人口多数的什叶派穆斯林控制着政府。

伊朗各地针对腐败的激烈抗议持续了数周后,苏莱曼尼之死让政府的批评者和支持者们团结在一起。地铁和车站里挤满了哀悼者,成年人牵着孩子,怀揣着苏莱曼尼的照片。

令人意外的是,葬礼催生了新的悲剧。

1月6日,数百万人聚集在伊朗德黑兰街头,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送葬。面对卡西姆·苏莱曼尼的灵柩,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没有掩饰泪水。伊朗举国上下对苏莱曼尼之死的愤怒表露无遗。

苏莱曼尼将军之死引发了伊朗和伊拉克的复仇呼声,促使伊朗的强硬派和温和派再次团结起来。RT报道称,伊拉克投票呼吁政府驱逐美国军队后,伊朗官员发出了贺电。

法国也加强了缓解紧张局势的外交努力。马克龙已与伊拉克总统巴尔哈姆·萨利赫,以及阿联酋的实际统治者、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进行交谈。

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起了一系列反击,宣称美国已在伊朗境内选择了52个目标,其中包括文化遗址。他表示,这些地点代表了1979年伊朗的伊斯兰革命期间,在美国驻伊朗大使馆内被劫持的52名美国人质。

中国青年报

欧洲领导人呼吁缓解美伊之间的紧张局势。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何塞普·博雷尔邀请扎里夫到布鲁塞尔会谈。博雷尔透露,他已与扎里夫通了话,敦促“伊朗保持克制,认真考虑其反应,以免事态进一步升级”,否则“这将损害整个地区及其人民”。德国“德国之声”电台报道称,德国外长海科·马斯寻求与伊朗进行直接对话。马斯表示,欧洲希望继续打击IS,德国对其驻伊拉克部队的安全感到担忧。

据俄罗斯“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报道,伊朗政府在1月5日发表声明,宣布将放弃遵守“核协议的最终限制”。这似乎预示着,2015年达成的这份协议在实际上“破产”。

其中,可能包括伊朗核计划的未来。

据法新社消息,截至8日,至少有213人在该踩踏事故中受伤、56人死亡。

“我们在那里有一座非常昂贵的空军基地。”特朗普说,“在我上台之前,建造它花费了数十亿美元。”

免责声明:文章《伊朗将军之死引发链式反应》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